徐少

长不过,天地间。

shine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最骄傲的诡计之神,在那些尸体前面,说了为数不多的真话。
I,Loki, of Asgard...Odinson.
都说人死之前会看见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loki看见了什么呢?
也许是那巨大的峡谷前,奥丁轻轻的叹息,然后化成光芒的热量,灿烂的消失。
也许是在彩虹桥前,他选择了善良,和看清自己的内心。
也许是哥哥的拥抱。
他有些怕的,像个孩子一样怀疑自己配不配称为他的儿子,却还是无比坚定的讲出来“odin son”
霍金曾经说过“如果不是你所爱之人居住的宇宙,那我们探求的宇宙就没有任何意义。”
这是破除灭霸清理神论的无解悖论,loki知道的,他知道力量的意义,他知道像他哥哥那样即使现在伏在地上却拥有全宇宙最坚定核心的神,才是真正的神。
全知全觉都在毁灭,在这眼前的末日,他举起那曾经刺向你的坚硬匕首,唤过父亲的真名之后,没有恐惧的刺向那不可能打败的敌人。
他还是那个,阿斯加德的孩子啊。
「爱是唯一理智的行为」

Peter Parker 的星星。

寂寞好深,这曾经宏伟而没有边际的蓝色,也不过是探索者号在十六亿公里之外回望的一个,黯淡蓝点。
那个小小的暗淡蓝点,那么多人的喜怒哀乐,那么多人的命运跋涉,都是宇宙一次孤独的瞬息,时间的河在比银河还大还大的地方缓缓流淌,
望着漫漫的星河,你看见了什么呢。
那个会在爆炸的时候把店里的猫咪抱出来,安安静静的坐在楼顶给你的语音信箱留言西班牙老奶奶送他的油条很好吃的男孩,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
化作你怀中沉默的灰尘。
肉体和你送他的战衣都一起化成灰了呢,可是那些emoij还安安静静的躺在Stark先生的手机信箱里,好像在对抗什么。
其实他还有千言万语要对你说,
但是他知道他一定,会走了。

轨迹

曾经意气风发的,眼神坚定的,信仰尖锐的狙击天才,全军狙击手锦标赛,中国军警最佳狙击组获得者,国际狙击手夺魁的冠军,17次一级任务的持枪人,28次国际救援的凯旋者,中国海军的狙击天才,罗星。
现在躺在那里,微弱的呼吸,没有什么生气。

李懂和顾顺站在病房的门口,看着这个跌落谷底的神,接近黄昏的阳光都是金黄金黄的,懒散散得洒在罗星胸前,伴随着他微弱的呼吸一同起伏着。
李懂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知道消息的时候像是头脑炸裂开了一样,那颗穿过罗星的子弹,在穿过了肌腱以后没能停的下来,它经过罗星的脊椎神经,进去经过然后撕裂肌肉一点点离开。他曾想过好多话去宽慰他最好的战友,但是他找不到理由来宽慰自己,那个一起分享呼吸的战友为了保护他就一辈子苟延残喘。
并不是每一颗星星跌落在土里都有机会开出花来。
罗星自己也知道。

于是场景好像完全静止了一样,罗星并没有像神圣一样那么坚强一直安静着,李懂脑子一片空白,难受的说不出话来,顾顺跟在李懂后面,看着自己昔日的对手。
“罗星,我们来看你了。”顾顺突然关切的打破了平静
“还有李懂也来了”
罗星的头微微动了动“我只要坚持复键,总有一天可以站起来的。”他看着李懂的眼睛眨了眨自己的眼睛
李懂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他妈就不该躲开的对不起”

一颗子弹有着无数种形成不同弹道轨迹的可能,就像人的命运,
狙击手要做的,是挑选出最准确击杀敌人的那一条弹道然后扣下扳机,完全的计算力,控制力,精准的决定力和精神力。
然后打中这位命运裁决计算者罗星的子弹,甚至没有经过什么精确的计算,罗星的一辈子,被一颗近程盲扫的子弹毁了。
“这是我的命啊,李懂,我是军人我愿意,付出这种牺牲。”

顾顺拍了拍李懂颤抖的肩膀,“罗星,他快要成为主狙了,他就要成为主狙了。”
“嗯”

窗外是陆地,陆地之后是蔚蓝的大海,没有边际的蓝色,每一次浪涛拍打过来,像是神祗的一场许诺。

忘记四盘生克
忘记顺势逆反
忘记地水火风
忘记心头魔障
忘记所有的害怕

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
看看他的眼睛
停下来,让他拯救你

暴风降生丹妮莉丝(daenerys stormburn)
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Queen of the Andals, the Rhoynars and the First Men)、七国女王/统治者(Queen/Lord of the Seven Kingdoms)、全境守护(Protector of the Realm)、大草海的卡丽熙(Khaleesi of the Great Grass Sea)、镣铐/锁链破除者(Breaker of Shackles/Chains)、弥林女王(Queen of Meereen)、龙石岛公主(Princess of Dragonstone)、不焚者(Unburnt)、龙之母(Mother of Dragons)、弥莎(Mhysa)、母亲(Mother)、银发女王(Silver Queen)、银发女士(Silver Lady)、龙女王(Dragon Queen)

(*  ̄ー ̄)小虫还是小猫呢Peter先生?

しょうねん
宇智波先生送给旗木先生的花/